繼九月出差末一天,在辦公室昏倒,把大夥嚇一跳之後

十月出差的這一次,兩岸辦公室都被我給驚動了~

元凶就是伊----->”急性闌尾炎“!!! 

出差當晚的新疆晚餐過後,胃部就隱隱作痛

原以為就像前幾天那樣,應該是鬧胃痛,頂多半個小時過去就好了

誰知道,天知道,地知道,這一痛就沒消失過......

從上腹痛慢慢往下過了肚臍那道檻,然後整個下腹都在痛

又因為巧逢小紅報到第一天,讓我傻傻分不清到底是痛哪裡?哪一種痛?

整晚就這麼隨著疼痛在床上翻滾著,起身都是彎著腰、屈著背、抱著肚....

身體幾呈倒U字型

十二點、兩點、四點、五點、六點.......好不容易撐到了天亮,

心裡盤算著,早餐會面時,該怎麼開口跟老闆說:我想先回台灣!

哎喲~那個理由是要怎麼講才好?

腦子一邊想著,下意識一邊把自己的行李胡亂地收拾,全塞進了行李箱

緊抿著唇,抱著肚子,和同事搭車到老闆的飯店...

先遇見了,此次前來協助輔導的顧問,

他看著我臉色蒼白,一邊說著關心的話,一邊說著他女兒曾經在醫院等醫生~等到盲腸爆裂.....

哇哩咧~哪壺不開你提拿壺啊?!?

沒多久,老闆來了,一邊講一邊催促我去看醫生~

默默的我直搖頭,默默地說,應該休息一下就好了,

只是,生理反應心理再反應生理 ....

最終,還是在同事的攙扶下去了當地的醫院看診......

“OH~My GOD!” 急性闌尾炎,要馬上開刀!醫生如是說~

“OH~My GOD!” 開什麼玩笑,要我在這開刀!我的心裡如是說~

搖頭!搖頭!擠出潺若游絲的聲音說~~“我要回台灣”

於是乎,我踏上回家的路再連簽了兩張切結書*之後,

*一張醫院開的切結,證明是病患自己要離院的,如有萬一,後果自行承擔

   一張航空開的切結,證明是乘客自己要搭機的,如有萬一,後果自行負責

經過漫長的搭車((其實司機拼了命的開快車,3.5小時的車程,那天2小時就到了))

再經過漫長的搭機((其實從上海到桃園也不過兩個小時,只是連空姐也都不放心!))

好不容易,飛機落地,心裡這才踏實了點,

呼~謝天謝地,我終於撐回到台灣了

接下來的回憶,就是靠同事後續拼接給我的

據說,我出了機場,老公給了好幾個公主抱(因為要搬上車再搬下車)哈!

聽說,在車上我連一個字也擠不出來,臉上蒼白痛苦的可以

又據說,我在急診室內被一位年輕男護士扎針,慘叫的聲音,嚇壞了鄰近的幾位老人家

還說,我在半小時內止痛針連打二針,臉上痛苦的表情才逐漸緩和下來......

最後,神智清醒在肚皮上三個手術洞的疼

我這才真正知道"急性闌尾炎",原來是這麼痛!

是說:

住院時,同事親友來探望,總是開口就問我:你是怎麼忍的,那不是很痛嗎?

其實,我想說的是,我又沒痛過,我怎麼知道它會有這麼痛啦!  >_<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美姬的隨寫生活~

美姬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