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為自己這輩子手粗腳粗的,做不了什麼針線活

但自從老公堅持要買個針線盒擺在家裡以防萬一女兒也一路念到小五之後

我幾乎三不五時

就要面對小孩交付來的針線活

“老婆,我襯衫扣子掉了,幫我縫一下~”

”媽媽,空手道的衣服太長了,幫我弄短一點~“

“媽媽,褲子的腰太大了,幫我縫一縫~“

就醬,時不時,

我就得在夜深人靜(其實內心很想去躺被窩)

一個人拿起針線盒開始穿針引線.....

needle.jpg 

所以說,命運啊!從來就不是你想的那樣,它自有安排的。

繼續寫>>>

儘管媽媽是裁縫,但我就是沒有遺傳到她半點天份(攤手)

而她也從來沒訓練或逼迫我要搞會縫紉這檔事

還記得我第一次拿針線

還是上國中時的家政課

老師發了兩塊布,說是要回家把它縫起來:四邊再加米字型。

回到家,很認真的取出布走到熨桌上準備取針線

老媽撇了一眼說:自己去開縫紉機,腳踩個兩下,不用一分鐘就好了啦~

我也就跟著很認真的,拿著那兩塊布一屁股的坐在縫紉機前

學著老母,很熟練地按下右側開關

再很認真的把腳放在踏板上,然後把兩塊布整齊的疊放好

預備備.....踩!

媽啊~~~~~~~~~~~

這不踩則已,一踩簡直是嚇死我了!

雙手像是要被吸戳進去一般

踩踏的瞬間放在布上的手,就被那快速針戳的起落給拉入

速度之快,根本來不及反應好不!

超恐怖的啦!

看著我在那邊哇哇叫~

老母倒是在一旁笑得很開心

笑著哪有人這麼笨的

這麼簡單還不會

然後還向說笑話一樣

到處說給人家聽

悶!!!!!

所以,從那之後

縫紉機沒再碰過

老實地拿起針線一針一線慢慢縫的完成我的家政作業

寫到這,不由得讓我想起一個人

那是唸書時的寒暑,我總是會跟著老母到工廠上班幫忙,

偶而熨燙西裝、縫墊肩或翻裡布等有的沒有打雜工。

那時間一有空檔我就會跑到縫紉間去幫忙兼聊天

縫紉間裡有兩個阿姨,負責縫鈕釦,裙擺,和做最後的檢查與修整。

其中的秀琴阿姨是我很要好、很要好的聊天對象

我和她幾乎什麼都能聊,但實際上都是她聽我說話的時間多

沒辦法,青少年擠在心中的OS,多的媲美火山爆發,

現在想想,她給我的感覺就跟去世的外婆一樣

不管我講什麼

她都可以很有耐心的聽

一邊手裡拿針線對著她的縫份和鈕釦

一邊對著我的話語,或聽或笑

然後就算我亂講胡謅一通

她還是在一旁聽著

你不會從她身上感覺到一絲的不耐煩或嘲笑

不自覺的,你就是會從她身上感受到莫名的信任與安全感

然後,心情也不自覺的放鬆了...舒坦了....

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美姬的隨寫生活~

美姬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